澳門教區社會傳播中心
中文 Portuguese English
教宗方濟各 2015年第四十八屆 世界和平日文告 (2015年 01月 01日) 已不再是奴隸,而是弟兄姊妹! 1. 我們所迎來的新的一年是天主送給人類的一份恩寵和一份恩賜。在新一年的伊始,我想向每一位──無論男女,以及世界上所有的民族和國家,國家和政府元首以及不同宗教的領袖,致以我對和平的最衷心祝願。願藉著我的祈禱,戰事、爭鬥,不論是由人為或是因新舊傳染病所引起的、以及因來自自然災害的災難性後果所帶來的無數痛苦都得以結束。我要以一種特別的方式祈禱,務使我們能夠以與天主和全人類攜手合作,以促進世界的和諧與平安,去回應我們的共同召叫,使我們懂得抵抗以一種不符我們人性的方式來行事的誘惑。在去年一月一日的文告中,我已指出「對一個完整生命的渴望……包含著一份對友愛無法壓抑的嚮往,驅使我們與他人共融;在這共融中再沒敵人或競爭對手,而只有我們要彼此接受和擁抱的弟兄姊妹」[1]。人類既然是一個建立人際關係的存在,而存在是為了在渴望公義與仁愛的人際關係中得以成全,對人的發展來說,承認並尊重其尊嚴、自由與自主就是至關重要的了。不幸地,由人來壓榨人的日益普遍的情況嚴重地傷害了共融的生命,並窒礙了去創造彼此尊重、有公義及有仁愛的人際關係的使命。這導致他人的基本權利備受踐踏,並徹底毀滅了自由和尊嚴的極其可惡的現像,它以多種形式出現。對這些我想扼要地反思一下,是為了在天主聖言的啟迪下,我們能夠視所有的人「已不再是奴隸,而是弟兄姊妹」。 聆聽天主為人類定下的計劃 2. 我為這文告所選的主題,靈感來自《聖保祿致費肋孟書》;在《費》中保祿宗徒要求他的合作者費肋孟要歡迎敖乃息摩回去。敖乃息摩本來是這位費肋孟的一個奴隸,現在卻已成為一位基督徒;因此,根據保祿所言,配得上被視為一位兄弟。這位外邦人的宗徒如是寫道:「他曾與你分開了一段時間:為使你可讓他永遠的回去;不再以一個奴隸的身份,而是高於一個奴隸的身份,以一位親愛的兄弟的身份回去」(費 15-16)。敖乃息摩一旦成為基督徒,他就成了費肋孟的兄弟。所以,皈依基督,一個成為基督內的門徒的人生的開始,就是一次新生(見格後 5:17;伯前 1:3),這新生產生出手足之情,而這份情乃家庭生活的基本連結,也是社交生活的基礎。 在《創世紀》中(見 1:27-28)我們讀到,天主創造了他們──男和女──並祝福了他們,為了使他們生育繁殖:祂使亞當和厄娃成為父母,而他們為了實現天主要他們生育繁殖的祝福,就誕下了人世間首份手足之情──加音和亞伯爾。加音和亞伯爾之所以是兄弟,乃因為他們來自同一個母腹,因此與他們那以天主的肖像和模樣而受造的父母有著同一來源、本性和尊嚴。 不過,儘管手足身份(la fraternità)是與生育相關,並具有相同的本性和尊嚴,這手足身份卻同時表達出弟兄姊妹之間的多樣性和相異性。那麼,既是弟兄姊妹,所有人本質上就是與他人相連,與他人不同卻又與他們共享同一來源、本性和尊嚴。正正是這手足身份構成了這人際關係網絡,這網絡乃建構由天主所創造的人類家庭的基本。 令人遺憾的是,在創世紀所敘述的首次創世與在基督內的新生──那使信友成為「許多弟兄姊妹中的首生」的弟兄姊妹(羅 8:29)──之間,存在著罪過這負面的事,罪過多次擾亂受造物間的手足之情(la fraternità creaturale)並不斷地扭曲在同一個人類家庭中彼此成為弟兄姊妹的本來形態。加音不單無法忍受他的兄弟亞伯爾,更出於妒忌殺死了他,犯下了人世間首次兄弟殘殺。「加音殺死亞伯爾一事證明了他徹底地拒絕了成為兄弟的召叫。他們的故事(見創 4:1-16)強調出所有人都被召叫去做的那困難重重的任務──共同生活,互相照顧」[2]。 即使在諾厄和他兒子們的家庭的故事中(見創 9:18-27),也因含(Hem, 諾厄的兒子之一)對父親諾厄的不敬而驅使他去詛咒那不敬的兒子,卻祝福了其餘兩個尊重了父親的,從而引起從同一個母腹所出的兄弟之間的不平等。 在人類家庭起源的敘述中,從天主那裏分離、從父親與兄弟那裏分離開來的罪過成了拒絕共融的一種表達方式,並轉化為奴役的文化(見創 9:25-27),這文化的必然結果經過一代又一代延續下來:拒絕他人、虐待個人、侵犯人的尊嚴和基本人權、不平等的制度化。因此,不斷地向那盟約皈依,那藉在十架上的基督的祭獻所完成的盟約,就更有需要,因為我們有信心:「那裏罪過滿盈,恩寵更是滿溢……藉著基督」(羅 5:20, 21)。祂,那備受鍾愛的子(見瑪 3:17),來把父對人類的愛啟示出來。凡聆聽福音並回應皈依召叫的,都成為耶穌的「兄弟、姊妹和母親」(瑪 12:50),並從而成為祂父親的義子義女(見弗 1:5)。 然而,除非一個人行使他自己的自由,也就是,除非他自由地皈依基督,否則他不會只是因為受天主的權威所擺佈就成為父的子女和基督內的弟兄姊妹。成為天主的子女要遵守皈依的命令:「你們要悔改!你們每個人要因耶穌基督之命受洗,為得到你們諸罪的赦免!並要領受聖神的恩賜」(宗 2:38)。所有藉信德和生命來回應伯多祿的宣講的人就進入了最初的基督徒團體的手足關係(fraternità)中(見伯前 2:17;宗 1:15, 16; 6:3; 15:23):猶太人和希臘人、奴隸和自由人(見格前 12:13;迦 3:28),他們各種不同的來歷和社會地位並不減損各人的尊嚴或把任何人排除於成為天主子民的一份子之外。因此,基督徒團體就是活出弟兄姊妹間的愛的共融的地方(見羅 12:10;得前 4:9;希 13:3;伯前 1:22;伯後 1:7)。 這一切都顯示出,天主藉以使「萬物煥然一新」(默 21:5)[3]的耶穌基督的喜訊,也能夠救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包括一個奴隸和他主人之間的關係,靠著強調出他們二人的共同擁有的:義子義女身份以及在基督內的手足關係。耶穌親自對他的門徒們這樣說:「我不再稱你們為奴僕了,因為一個奴僕並不知道他的主人在做甚麼;但我已稱你們為朋友,因為我從我父所聽到的一切,我都讓你們知道了」(若 15:15)。 古今奴役多面睇 3. 自古以來,各個人類社會對於人奴役人的現象非常熟悉。在人類歷史中,奴隸制在某段時間內曾廣為人所接納,並受到法律的規管。這法律確定那些人生而自由,那些人生而為奴,以及在那些條件下一個自由人可失去其自由,以及他如何可重獲自由。換言之,法律本身曾認同某些人可以或者應該被視為另一個人的財產,受到他人隨心所欲的支配。奴隸,就好像一件商品一樣,可買可賣,可送可收。今天,因為人類思想的正面發展,奴隸制度,作為侵犯人道的罪行之一 [4],在世界上已經被正式廢除了。國際法已經承認,每個人都具有不被奴役或勞役的權利,國際法並視之為神聖不可侵犯的金科玉律。 然而,儘管國際社會已採取了一系列的協議以求終止各種形式的奴役,並啟動了不同的策略來打擊這現象,世上仍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小童,以及各個年齡層的男女──的自由被剝奪,並被迫活在與奴隸制度差不多的狀況中。 我想到許多男女勞工,甚至還有未成年的,他們在不同的範疇被奴役,無論在正式和非正式的層面,在家務或農務工作,從製造業直到礦業,在那些勞工法例並不符合國際最低標準的國家,甚至是在那些有法律保障勞工的國家中非法的奴役。 我也想到許多移民的生活環境,在他們戲劇化的旅途中,受饑餓之苦,失去自由,財產被剝奪或受身體上的虐待和性侵犯。我想到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在艱難以及充滿著恐懼和不安的旅途之後,在到達目的地時,在有時並不人道的狀況下被拘留。我想到他們中有些人,因著不同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的情況,被迫暗地裏偷偷生活,以及他們中的另一些人,為了符合法律要求而同意在沒有尊嚴的環境下生活和工作,特別是當國家的法律在制度上造成或容許外地勞工要依附於僱主,作為僱傭合約的生效的條件之一。……的確,我想到的是「強迫勞動」(slave labor;譯按:或稱奴隸勞動)。 我想到那些被迫賣淫的人,他們當中有許多是未成年人,以及那些男女性奴隸。我也想到那些被迫與陌生男子結婚的婦人,那些被賣作妻子的,或那些因丈夫死亡而如遺產般由其他家庭成員繼承作其夫婿,卻沒有同意或不同意這決定的權利的婦女。 我不得不想到許多人,無論小童或成人,他們成了人口販賣和器官移植的對象,以及被強迫從軍、行乞、從事如製造或兜售毒品等不法行為,或裝扮成跨國領養孩子的小童販賣。 我最後想到那些被恐佈組織所綁架和囚禁的人,他們要被迫屈從他們的企圖,如參與戰鬥,尤其是那些少女和婦女們,要被迫屈從,充作性奴隸。他們中許多人失蹤了,有時多次被販賣,或被虐待,或被砍手腳,或已被殺害。 奴隸制度的一些深層次的成因 4.與過去一樣,奴隸制度的根本在於對人的概念,就是認同可以把人當作一件物件來看待。當罪過腐蝕人心,使之遠離其造物主及其同類的時候,他不再覺得其同類擁有同樣的尊嚴,不再覺得他們是在人類家庭內的弟兄姊妹,卻視他們為物件。人,按天主的肖像和模樣受造,卻被迫,無論是靠欺詐或身體上或心理上的脅迫而被剝奪自由,成了商品,淪為某人的財產;他被當作一個工具,而非目的來看待。 除了這個存在論的原因──否認他人之內的人性──之外,其他的原因 也可解釋當代不同形式的奴役。我首先想到的是貧窮、發展落後和排斥,尤其當它們與無法得到教育或少得近乎無的就業機會結合起來的時候。絕非罕見的是,人口販賣和奴役的受害者,都是那些身處極度貧窮的狀況下為尋求一線生機的人,卻有時誤信虛假的工作機會承諾,而落入組織人口販賣的犯罪集團的手中。這些組織有技巧地利用現代資訊科技來吸引世界各地的年青人和少男少女。 此外,那些為了財富願意做任何事的這種貪污腐敗,也定必要算入奴隸制度的成因。事實上,人口的販賣和奴役是需要透過中間人的貪污腐敗作為共犯方能成事,可能是警隊中的或其他國家組織或機構中一些成員,無論是民事上的和軍事上的。「當一個經濟制度的中心是金錢之神,而不是人類(l’uomo),不是人(la persona umana)的話,這種事就會發生。沒錯,位於每個社會或經濟制度的中心的,一定是人(la persona)──天主的肖像,為了成為了宇宙的統治者而受造的人。當個人被移走而金錢之神到達那裏時,就會產生這價值觀的錯亂」[5]。 其他奴隸現象的成因包括武裝衝突、暴力、犯罪活動,以及恐怖主義。許多人被擄走來販賣,或徵召其進入軍隊,或進行有關性的剝削,同時其他人則被迫撤離家鄉,拋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土地、房舍、財產,甚至家人。這些離鄉別井的人,為這些可怕的情況所迫使,為謀求出路而冒著他們的尊嚴以及生存之險,進入這惡性循環之中,這循環使他們成為苦難、人性的腐敗及其惡毒的後果的獵物。 去打擊奴隸現象的共同任務 5. 一般來說,從觀察人口販賣的現象、非法的移民販賣以及已知和未知的奴隸制度的各面向,似乎這些事都是在大眾的漠不關心之下發生的。 儘管,不幸地,在大部分情況下這都是真的,但我想指出許多修會團體默默地做了許多工作,尤其是女修會,他們多年來為受害者一直繼續工作。這些機構在困難的情況之下工作,有時並因為嘗試打破那把受害者與他們的販賣者和壓榨者連在一起的無形鎖鏈而受到暴力的脅逼。這些鎖鏈既由隱晦的心理機制所構成,透過恐嚇信以及威脅他們和他們心愛的人,使受害者依附於擄走他們的人;但這些鎖鏈也透過物質手段實現,如沒收身份證明文件以及身體上的暴力等。修會團體的行動主要是基於三種工作:接濟受害者、透過心理輔導和教育來使他們康復,以及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目的地的或原居地的社會中。 這份需要勇氣、耐性和堅毅的艱巨工作,實在值得整個教會以及社會的讚賞。但單靠這工作的話,當然,是不足以結束壓榨人(la persona umana)的禍害。在制度層面上,也應有三重任務:防止事件發生、對受害者的保護,以及起訴那些要負上責任的人。此外,由於犯罪組織是利用環球的網絡來達到他們的目的,因此打擊這現象的行動就需要同樣具環球規模的、來自組成社會各階層的人的共同努力。 各國政府應確保其在移民、工作、領養、法律、企業撤離,以及靠壓榨勞工所生產的產品的商業行動等範疇的法律是真正地尊重人(la persona)的尊嚴。我們需要公義的法律,即把人放在中心的法律,這法律保衛人的基本權利,並在這些權利被侵犯之後恢復它們,幫助受害者重新融入社會,並確保其安全;我們也需要有效的機制來監管這些規範的應用,以確保沒有貪污腐敗和逍遙法外的空間。我們也必須承認婦女在社會中的角色,並在文化和傳媒方面工作,以求達到我們所渴望的結果。 我們促請國際政府組織,依照輔助不干預的原則(il principio di sussidiarietà), 去執行相互協調的計劃,以打擊那些涉及人口販賣和非法販賣移民的跨國有組織犯罪網絡。在不同層面上,合作是必需的,包括國家機關和國際組織,以及公民社會的組織和商業社團。 的確,各企業商戶[6]有責任確保其員工在有尊嚴的環境下工作,及得到足夠的薪酬,但也要確保各式各樣的奴役或人口販賣不會在其商品或服務供應鏈中發生。此外,伴隨著企業的社會責任的,是消費者的社會責任。事實上,每個人都應該意識到:「購買除了是一個帶有經濟價值的行動外,它總是一個帶有道德價值的行動」[7]。 至於公民社會的民間組織,則有責任去提升公民意識,並在有需要的步驟上激起公民的良知,去打擊奴役文化,並將之連根拔起。 近年來,聖座在接收到人口販賣的受害者的痛苦哀號以及伴陪他們走向釋放的修會團體的聲音之後,已多次呼籲國際社會中的不同重要成員去共同努力合作結束這禍害[8]。此外,我們已組織過多次會議,為了揭示人口販買的現象並促進不同行動組織的合作,包括學界和國際組織的專家,以及移民的原居地、中轉地和目的地的執法當局,和為受害者工作的教會團體的代表。我希望在未來幾年這些努力會繼續下去並不斷增強。 去把手足之情全球化,而非奴隸現象或漠不關心 6.在教會的「在社會中宣講基督的愛的真理」[9]的工作中,她在有關人的真理的領導下投身於具有愛德特徵的行動。教會的任務是向每個人展示皈依之路,勸導他去改變他看近人的方式,去在別人身上,無論那人是誰,認出他是人類家庭中的弟兄姊妹的一員,就好像若瑟芬.柏姬達(Josephine Bakhita)的故事所展示的一樣;這位聖女來自蘇丹的達佛區(Darfur),他被人口販子擄走,自九歲起就被賣給兇悍的主人們,接著,在一連串痛苦的經歷之後,她成了「天主的自由的女兒」,藉著信德度宗教獻身生活(譯按:即入修會,她屬嘉諾撒仁愛女修會),並為他人服務,尤其是那微小的和軟弱的人。這位聖女,雖然活在第十九至二十世紀,對那些奴役的眾多受害者來說,她今天仍是一個希望的見證的芳表[10],也支持著那些為打擊這「當代人類身體上的傷口、基督肉身上的傷口」[11]的人的努力。 有鑑於此,我想邀請每個人,在他們各自的崗位和責任內,對那些仍處於被奴役的狀態的人作出符合手足之情的行動。讓我們問問自己,作為一個團體或個人,每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有可能成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的時候,或當我們必須選擇是否購買有理由相信是透過壓榨他人而製造的產品的時候,我們有否感到猶疑。我們中有些人,或是出於漠不關心,或是因為他們費心於日常事務,或是因為經濟理由,對此視而不見。然而,另一些人卻選擇做一些積極正面的事,去參與公民社會中的協會或每天做些小的行動──這些行動卻是有很高的價值的!──例如去說句話、一個問候、一句「早晨」或一個笑容;這些小事不會令我們損失甚麼,卻可帶給別人希望,為別人開啟道路,改變一個在看不見的狀況中摸索的人的生命,就奴役現象來說,這甚至可以改變我們自己的人生。 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所面對的,是個遠遠超於一個社區或國家的能力範圍之內的世界性現象。為了打倒它,我們就必須有可與這現象相提並論的規模的動員能力。因此,我緊急地向所有心懷善願的男女,以及所有那些見證過奴隸現象的禍害的人,無論遠近,不要成為這惡行的幫兇,不要對那些在人類家庭中被剝奪了自由和尊嚴的弟兄姊妹們所受的苦撇眼不顧,但願他們有勇氣去觸摸基督正在受苦的肉軀[12],這受苦之軀正透過那些祂自己稱為「這些我弟兄姊妹中最小的」(瑪 25:40, 45)無數人而成了我們可見的軀體。 我們都知道,天主將會這樣問我們:「你對你的兄弟〔姊妹〕做了甚麼?」 (見創 4:9-10)。對世事漠不關心的現象的全球化,現正壓在許多弟兄姊妹的生命上,這現象要求我們成為團結互助和手足之情的全球化的創造者,這樣就能夠給予他們希望,並幫助他們有勇氣地走過我們當代問題之路,以及隨之而來的,也是天主放在我們手中的新遠景。 發自梵蒂岡,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 方濟各 FRANCISCUS (信訊雙周刊恭譯) 註釋 [1] 2014 年和平日文告, 1。 [2] 2014 年和平日文告, 2。 [3] 參閱「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 11。 [4] Cfr Discorso alla Delegazione internazionale dell’Associazione di Diritto Penale, 23 ottobre 2014: L’Osservatore Romano, 24 ottobre 2014, p. 4. [5] Discorso ai partecipanti all’Incontro mondiale dei Movimenti popolari, 28 ottobre 2014: L’Osservatore Romano, 29 ottobre 2014, p. 7.[6] Cfr Pontificio Consiglio della Giustizia e della Pace, La vocazione del leader d’impresa. Una riflessione, Milano e Roma, 2013. [7] 本篤本十六世: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 66。 [8] Cfr Messaggio al Sig. Guy Ryder, Direttore Generale dell’Organizzazione Internazionale del Lavoro, in occasione della 103ª sessione della Conferenza dell’O.I.L., 22 maggio 2014: L’Osservatore Romano, 29 maggio 2014, p. 7. [9] 本篤本十六世: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 5。 [10] «由於認識此希望,她被救贖了,不再是奴隸,而是天主的自由的孩子。她了解了保祿對厄弗所人 所提的,他們先前沒有希望,在世上沒有天主,因為沒有天主就沒有希望。» (本篤本十六世:在希望中 得救通諭, 3). [11] Discorso ai partecipanti alla II Conferenza Internazionale Combating Human Trafficking: Church and Law Enforcement in partnership, 10 aprile 2014: L’Osservatore Romano, 11 aprile 2014, p. 7; cfr Esort. ap. Evangelii gaudium, 270. [12] 參閱「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 24; 270。
澳門家辣堂街十三號地下 Rua de Santa Clara, No.13, Macau TEL: +853 2832 3209 Fax: +853 2832 2976 P.O.Box: 3010 Email: info@peacemacau.org